你的位置: 首页>来访者园地>来访者反馈
    来自微微的自述——咨询记录1—来访者
    编辑:南京心理咨询 来源:www.sos900.com 发布时间:2019-10-31 15:22:01
          正如往常一样,我背着厚重的书包8:00准时来到刚刚才开放的学校图书馆,登上七楼连接网络。面对着自己的设计图,也像往常一样,脑海里涌来了尖锐的词汇“好丑”“你无能”“你太差了”甚至是“你是世界的累赘。“


          这一次,比之前任何的哪一次都要来的强烈,甚至几欲侵蚀掉一切的理智。望着身边的窗户,只有一种念头——跳下去。


        “死“这个字眼,我自认为已经很熟知了。显然这从一个父母双全、家庭幸福融洽、衣食无忧的普通大学生口中说出,显得是多么的矫情与狂妄。不免承认,是的,尽管熟悉,但是我还是怕的,我怕我的不别而辞,会让我的父母奔溃、会让我的整个爱我的大家庭受挫、会让我的朋友像初中密友一样遭受到心灵创伤、会让一路以来为我付出那么多那么看好我的老师们感到心痛。


          但我不怕伤害自己,就怕因为自己让别人有哪怕一点点的不快。

          说出这些的时候,自己都感到了可笑和无奈。

        “我病了,病的很严重。“


          这是此次再度出现求死欲望恐惧过后,脑海里出现的话语。原本想像三年前、六年前甚至是很小的时候被挨打,望着窗脑海里萦绕着轻生想法的时刻一样,靠着自我解嘲——你好懦弱啊,这点就承受不住——以及不断汲取那些成功人士、历史名人的励志事例来激励自己,但是根本没有什么效果——大脑已经被负面的情绪占的满满当当。


          我原以为焦虑与自弃就像感冒那样,能靠些药物就好,也能自我恢复。

          但是我错了。在一开始有轻身想法的时候,我可能需要一个小时去缓解;长大些,需要消沉两三天去解决;现在,已经持续两周了,完全对生活没有一点点的性质。虽然是间歇性的,但是症状越来越严重,直到现在近乎不可控,我不知道我错过了些什么,或许是整体的排解的大方向就有误,或许对这个症状本身就没有清楚的认知。


          近来的雪莉事件,还有新上映的JOKER的人格扭曲,甚至最近迷上《哥谭》这类暴力美学影视,让我忽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很庆幸的是,我的那些理智让我自律是痛苦的来源,同时也是我的救命稻草,根据历来的判断,面对此次的冲动,我觉得是时候该面对现实,不要逃避去诊断是否是“抑郁症“。


          于是我即刻开始搜索心理咨询的机构,因为本身身体素质不好,我不愿意服药。听说大学的一个好朋友去医院看了就要服药也没什么太大的效果,根据了一些知乎、大众点评的网站找到了南京悦慈心理咨询中心。

          因为要救急,即使泣不成声,我还是咬牙打了预约电话。或许第一个打消我的疑虑的是,在发现我的情况比较危险的时候,曹老师立即调整了个人安排为我先排忧解难。面对一个第一次到来的陌生人的一个唐突,甚至在我平静时都觉得是很自私不可取的强硬要求。

          而第二次让我几乎完全相信这里,是在听我逻辑十分混乱的描述后,老师能获取到我的核心的问题——不愿给家庭带来负担所面临的金钱压力以及学业即将完成后的进入社会或升学的双压力,也将很大程度上成为我的治疗阻碍的时候,主动提出如何帮我缓解治疗所带来的经济负担。感动之余,我暗下决心,要好好接受治疗,快快好起来。不知道这是不是老师的独特治疗方法呢。


          第一次的治疗,让目前的我暂时抑制住了随时落泪和想要轻身的欲望,树立起对心理问题的正确认识,可以说也成为了延缓出国GAP一年的勇气吧。虽然回校的路上,还是会片段闪现暴力幻象,虽然还是不能开心起来,但是已经好那么一点点了。

          未完待续。。。。。。
     
         注:所有图片均来自于网络

    [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